咱們當然應該努力做到最好,但人是無法要求完美的。咱們面臨的情況如此復雜,以致無人能始終都不出錯。
 
然而,有時人們并不能正確對待自己的過失。也許咱們的父母期望咱們完美無暇;也許咱們的朋友常念叨咱們的缺點,因為他們希望咱們能夠改正。而他們難以諒解的是因為咱們的過失總在他們最脆弱的時候觸痛了他們的心。
 
這讓咱們感動負疚。但在承擔過錯之前,咱們必須問問自己,那是否真是咱們應背負的包袱。
 
也許正是失去,才令咱們完整。一個完美的人,在某種意義上說,是個可憐的人,他永遠也無法體會有所追求、有所希冀的感覺,他永遠也無法體會愛他的人帶給他某些他一直求而不得的東西時的喜悅。
 
一個有勇氣放棄他無法實現的夢想的人是完整的;一個能堅強的面臨失去親人的悲痛的人是完整的—因為他們經歷了最壞的遭遇,卻成功的抵御了這種沖擊。
 
生命不是上帝用于捉弄你的錯誤的陷阱。你不會因為一個錯誤而成為不合格的人。生命是一場球賽,最好的球隊也有丟分的記錄,最差的球隊也有輝煌的一天。咱們的目標是盡可能讓自己得到的多于失去的。
 
當咱們接受人的不完美時,當咱們能為生命的繼續運轉而心存感激時,咱們就能成就完整;而別的人卻渴求完整—當他們為完美而困惑的時候。
 
如果咱們能勇敢去愛、去原諒,為別人的幸福而慷慨的外達咱們的欣慰,理智的珍惜環繞自己的愛,那么,咱們就能得到別的生命不曾獲得的圓滿。